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熟妇史姐
熟妇史姐

熟妇史姐

我属于一个自由职业者,所从事的职业很是特殊,\\\" 憋宝\\\".看过《鬼吹灯》一类盗墓小说的朋友,肯定都看到过\\\" 南蛮子憋宝\\\" 这一词汇。这一行当简单通俗地说,就是去搜寻所有者并不知道很值钱的古董一类的东西,之后通过各种手段以较低的价格买过来,再以更高的价格卖出去从中赚取差价。干这一行需要有以下四项素质,对各方面都懂一些的广泛知识面,跟什么人都能聊到一起的良好语言能力,能察觉到别人注意不到东西的细致观察力,还得需要有点善于扮演各种身份的表演能力,综合到一起生动形象地来说,就要具备《潜伏》里余则成那样的素质,蒙了别人还要让别人念你的好处。说实话我并没有\\\" 憋\\\" 到过什么宝贝,也就是\\\" 憋\\\" 到过些多少值些钱的古董类物品,不过凭着干\\\" 憋宝\\\" 练出来余则成那样的素质,到是偶然中\\\" 憋\\\" 到了一对中年夫妻奴。

  一个周末的晚上,到了半夜也睡不着,无聊中便在网上闲逛,无意中撞进了一个夫妻交友群里。要说那天晚上的运气真是够好的,我那晚初次加入到人并不太多的那个夫妻交友群里,便遇到了想找人玩网络激情的一对夫妻。相互加上了QQ私聊了一会后,我发现网络那端的这对夫妻打字速度很慢,于是便提出来要跟他们以语音的方式来聊天,没想到这对夫妻听完很顺利地就答应了。当时已经是半夜了,对方既然也是在网上找刺激的,因此开始语音后聊了没多一会,我便先在网上开始了和这对夫妻之间的激情游戏。

  我在网上偶然认识到的这对中年夫妻,男的姓刘,45岁,女的姓史,42岁。当然我是后来和他们现实见面之后,才知道的他们夫妻的姓名,这里是为了叙述方便提前写出来的。

  刚一认识便有过了一次网络激情后,我和史姐夫妻很快就在网上聊熟了,当然此后也就有了更多次的网络激情。经过了几次的网络激情后,我也很快摸到了史姐夫妻所喜欢的在网上与人激情的套路。

  史姐夫妻跟我在网上激情的模式,具体来说就是让我在网上同时调教羞辱他们夫妻两个,再具体些说我调教他们夫妻的方式有两种:一种是我给他们发过去一些色情图片,对应图片当着网路另端的史姐老公的面,由我来说想按图片里的情景要如何来操史姐,同时史姐老公则根据我说的刺激着她;另一种是史姐在网络另端当着老公的面,跟我讲述她曾被老公之外男人操过的经历,而我则根据她说得对她进行语言羞辱,同时也会要求她老公对她做些身体上的惩罚。

  经过了几次的网络调教后,我感觉史姐夫妻都有着挺强的M倾向。让史姐最兴奋的是第一种方式,我说着要按图片里的样子如何操她,她老公则根据我说得同时刺激着她,史姐每次都能被刺激出三四次高潮。让史姐老公最兴奋的则是第二种方式,在史姐当着他的面跟我说被别的男人操的情景时,史姐老公很快就能变得亢奋直接,往往是还没等史姐说完了,便开始操起了史姐的屁眼。

  有了更多次的网络激情彼此更熟悉后,我和史姐夫妻自然也不只是在网上玩调教了,平时也会在网上正常的聊天闲谈。史姐老公因还在另个补习班做兼职,一般都是要很晚才能回家,我在网上调教他们夫妻两个人时,基本都是在半夜的时候,因此我和史姐夫妻正常的聊天闲谈时,和我聊天的主要都是史姐。通过平时和史姐之间的正常聊天,我对他们夫妻的情况也有了些了解。

  在正常的闲谈时史姐告诉我,她和老公都是吉林某个县的,他们夫妻以前都是所在县城一所小学的老师,她老公还曾是那所小学的校长。几年前因为现在小孩越来越少,史姐夫妻以前工作的那所小学和另所小学合并了,史姐老公因为没有后台并校后遭到了排挤,被从校长直接降成了一名普通教师。因所在的是个县城地方比较小,做教师的工资并不高而且并校后遭到了排挤,同时孩子上了大学需要钱的地方更多了,关键是孩子就来了她们现在所在的城市读大学,他们全家便来了现在的城市务工。来了新城市后史姐夫妻干的还都是老本行,在同一所贵族式的私立小学里,各找了一份仍是当老师的工作。

  就这么在网上聊了一个多月,我和史姐之间聊得越来越熟了,可在网络上玩调教游戏刺激感,我和他们夫妻之间逐渐都觉得淡了。我自然是想和史姐夫妻能有现实玩调教的机会,但他们夫妻却是并没有要同我现实见面的想法。史姐夫妻对电脑比较生疏,他们夫妻打字的速度都非常慢,所以我和他们夫妻在网上玩调教时,一直都是以语音聊天的方式来进行的。一个多月玩了十多次网络调教,我和史姐夫妻一直也没视频过,这倒不是因为他们夫妻不接受视频方式,而是因为他们夫妻的电脑太老了,一连接视频当即就会完全卡主不动了。不过正是通过史姐夫妻电脑太老了这个缘由,我发挥出了干\\\" 憋宝\\\" 练就出来的余则成的素质,主动创造出了一个让史姐先和我见了面的机会。

  按照合计好了的计划,我先是去买了台二手电脑,趁这天是周五史姐第二天不用上班的机会,在周五晚上史姐老公还没回来,我在网上和史姐闲聊时,我故作无意地说起了她家的电脑慢得和老牛似的,史姐听了也随着感慨起了电脑确实够慢的,连在网上看个电视剧都会经常会卡得死机。于是我趁机便说正好家里有台买了新的后不用了的旧电脑,虽是三四年前买但怎么也比她家的强,表示要把我换下来旧电脑送给她。史姐听了后当即说不用,说她也就是上网聊聊天,孩子在大学里有电脑回家也不用这个老电脑,慢点也就慢点没必要非换不可。我则说要不留着这台旧电脑也没用,当二手电脑卖也卖不多少钱,送他们夫妻暂时用着正好合适,并说如果她觉得不好意思,收下电脑后请我吃顿饭就是了。听我这么一说史姐也就答应了,但表示要先问问老公同意不。

  我的这一图谋很顺利地得逞了,史姐等老公半夜回来,又让我一起调教了他们夫妻一次后,告诉我说她老公答应了我送他们旧电脑的事,同时表示了要按二手电脑的价格如数给我钱。就这么在第二天的下午,也就是周六的下午,我带着实际是买来的一台二手电脑,同史姐在街边上首次见了面。

  因为之前一直没有视频过,而史姐已经是42岁了,担心她可能像大多中年女人身材已走了样,我即将见到她时心里一度很是忐忑。不过等面对面见到了史姐后,我想现实玩弄她的欲望,顿时便变得迫不及待了,因为史姐不管是身材还是长相,都比我之前预想得还要好。

  史姐的个子并不是很高,也就是一米六稍多些,身材保持得非常不错,属于那种小巧玲珑又肉感十足的类型。虽然已经是42岁了,脸上几乎没有皱纹,只有眼角有几道鱼尾纹。同时因为她是做教师职业的,看上去显得很稳重很有气质,标准的瓜子脸配披肩长发,还穿的是一身女士西装样式的黑色职业装,更增添上了几分职业性熟女的气质。

  是吉林人的史姐,属于典型东北人的直爽性格,见到我后很是亲热地先和我打了招呼。不过虽然头天晚上还和老公一起在网上被我调教过,但应该是因为我比她整小了十岁的缘故,史姐跟我见了面在街边简单聊起天后,则表现得更像是一个亲热和善的老大姐。

  我借送电脑的理由见史姐的目的,自然是想趁这个机会把她给操了。见面和史姐寒暄聊了几句后,我打开了装着电脑主机和显示屏的纸箱子,指了纸箱子里的电脑对史姐说:\\\" 姐,我这台的旧电脑,显卡是独立的,CPU是双核的,比你家那个电脑配置好,可要送你了我才想起来,显卡和CPU还是都有点老了,要看电影什么可能还是有点卡。正好我认识个卖电脑配件的人,所以我刚才来的路上,去买了个新的显卡和一个四核的CPU。很简单直接换上就可以了,可就是在来的路上才想起来买的,没来得及帮你先换好了。姐,我住的地方离这不是特别远,打车来回也就半个多小时,你要下午没啥事的话,就跟我去一趟我住的那吧,我帮你换上了你再带回来!\\\"

  我给实际是买来的一台二手电脑,额外买了个新的显卡和CPU,目的就是想利用换显卡和CPU的借口,能让史姐跟我去我住的地方,这样也就能趁机把她给操了啦。

  史姐对电脑可以说是完全不明白,对显卡和CPU这些词听了都有些发愣,见我说完马上从包里掏出了新买的显卡和CPU,连忙冲我连连摆着手说:\\\" 不用了,这就比我家那个好多了,你这显示器还是液晶的,我家那个显示器还是撅屁股那种的呢。\\\" 史姐说着又连忙从包里掏出了钱,硬往我手里塞住说:\\\" 昨天你姐夫说了,这样液晶的电脑就是二手的,也得千八百块钱呢,这正好是一千块钱,你姐夫昨天特意给我的……\\\"

  我抢着把史姐塞过来的钱推了回去,给她解释了买显卡和CPU并没话多少钱,说都买了再退了也不好退了,并说换了新的显卡和CPU,这台旧电脑用起来也就和新的差不多了。史姐听完琢磨了一会,也就答应了我帮她换了显卡和CPU,点了点头笑着对我说:\\\" 好吧,哪就麻烦你啦!我和你姐夫租的房子,就在街对面那个小区里。正好今天你侄女不从学校回来了,你就别再跑回你家去啦,直接上我家帮我去换吧!\\\"

  我真没想到史姐竟是在家附近见的我,更没想到史姐竟然能让我去她家,听她说了女儿这个周末并不回家,又想到了史姐老公还在另个学校兼职,周六的白天十有八九也没在家,顿时想到了这次没准能直接在她家操了她。

  我在电脑方面虽说不上怎么精通,但换个CUP和显卡还是完全能胜任的,到了史姐家没用上多长时间,便换好了CUP和显卡并调好了驱动。从电脑桌上搬下来史姐原来的那台老电脑,放上去这台新电脑接装好了各个部件,让史姐坐到电脑桌前连上网试了试,感觉比她以前的电脑速度快了许多,史姐连连对我说着感谢很是欢喜。

  感受一下我帮她接装好了的新电脑,史姐像是想起些什么似的突然扭过了脸,指了下换下来的原来的旧电脑对我说:\\\" 哎呀,我这台电脑里,有些东西最好能转过来。东西不是太多,就是我跟闺女出去旅游时拍的照片,你能就手帮我转过来不?\\\"

  \\\" 没问题啊!如果东西不是太多的话,只把这台老电脑的机箱再接上,直接拿优盘复制过来就行了。哦,对了,你家有优盘没?\\\"

  \\\" 优盘?好像你姐夫有一个,你等会啊,我去给你找找。\\\" 史姐说着转身走进了他们夫妻的卧室,在卧室里面翻找了好一会功夫,拿着一个眼镜盒走回了客厅,打开眼镜盒取出个优盘递给了我。\\\" 你看看这个小玩意儿,应该就是你说的优盘吧?我不是太懂这些东西,就是记得你姐夫有这个玩意儿,你试试拿这个来转行不?\\\"

  \\\" 对,这就是优盘!\\\" 我接过史姐递给我的优盘,看这个优盘款式很好,担心有可能已经坏了没法想,也是想着看看里面的剩余空间够不够,就手插到了刚接装好的电脑上准备先试一下。

  听我说只需用到旧电脑的机箱就行了,史姐把优盘递给我了之后,便抱起了那台老电脑的笨重显示屏,看到我见了要站起来去帮她,连忙冲我摆了下手说:\\\" 没事,我能抱得动,你忙活转照片的事就行了,这东西房屋里太占地方了,以后也用不着它啦,我先把它放阳台上去,等哪天来收旧家电的给它卖了。\\\"

  史姐说着抱起旧电脑的显示屏走去了阳台,我随后点开了这个优盘后却是大吃了一惊。因为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这个老式优盘后竟有着一个宝藏,里边存的竟然是史姐被人调教时的照片。

  我在优盘的第一个文件夹里,首先点开的第一张照片,是史姐一丝不挂的蹲在了桌子上,双腿大大地叉开着,用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扒开着她的两片阴唇,令阴蒂和阴道口整个地都暴露了出来。我紧跟着又点开的第二张照片,是史姐俯着身弯腰半跪在地板上,身子朝前头扭向了后面,一只手伸在雪白的屁股后,也是用食指和中指扒开着她的两片阴唇。

  见到优盘里存的竟是史姐这样的照片,我的眼神顿时直了,下面顿时也硬了,趁史姐抱着显示屏去阳台的间隙,一张一张快速翻看起了优盘里头一个文件夹里的照片。发现这些照片的背景应该是宾馆的房间,而这个文件里里的二十多张照片,一律都是史姐摆出不同的姿势扒开着阴唇的姿态,把她阴部的内部情景整个地都暴露了出来。同时我还留意到,照片里史姐的阴蒂是充血肿立着,阴道口还正在淌出着淫水,显然史姐被人拍这样的照片时,是处于在了极度的兴奋状态中。

  看完了第一个文件夹里的二十多张照片,我注意到最后一个文件夹里,存在应该是视频文件,虽然明知道去阳台的史姐马上就回来了,但想到里面存的肯定是史姐被人调教的视频,手还是情不自禁点开了这个文件夹里第一个视频。

  视频里画面的背景,也是在宾馆的房间里,而且显然和前面照片里的是一个房间,因此我觉得这个视频应该是在拍照片前先拍的,因为这个视频史姐的身上是穿着衣服的。视频画面里史姐是双膝跪在了地板上,上半身则是趴在床面上,上身的衣服还很完好地穿着,但下身的裙子被撩起到了腰间,露出雪白的屁股和两条大腿,肉色的丝袜被扯到两只膝盖以下,内裤挂在一只脚的脚踝上。在史姐的后边躬身站着个身材高大强壮的男人,赤裸着下体挺着一根粗大的鸡巴,一只按着史姐的后腰,一只手抓着史姐的头发,正在从后面狠命挤撞她雪白的屁股。从视频上看这个男人抓史姐头发时用的力度很大,把她烫出微波浪卷的头发拽得成了马尾巴的形状,使得她的头就只能向上昂起。

  从照片和视频的拍摄顺序上看,显然视频里的这个男人,在开始调教史姐之前,是先以强暴的姿态操了她。视频的男人应该不是史姐老公,因为虽然我没见过他老公,但听史姐说过她老公个子不高且长得比较胖,而视频里的男人则是人高马大身体强壮。这个视频是对着史姐的脸从前面拍的,拍视频的明显不是操干史姐的这个男人,从这个视频是存在史姐老公的优盘里,以及她老公喜欢夫妻一起被人调教上判断,这个视频很有可能就是史姐的老公拍的。视频里史姐虽然被操干的很暴力,但她的脸斜对着镜头,脸上的表情是欲仙欲死的感觉,显然史姐是很喜欢被人以这种强暴的姿态操干。

  可谓是真是对电脑很不懂的史姐,给我找的帮她转旅游时所拍照片的优盘时,竟找了的是一个她老公存了她被人调教照片的优盘,而我看到她被调教时照片后,又情不自禁地看起了她被调教时视频,这时搬着电脑显示屏去阳台的史姐回了客厅。发现给我找来的这个优盘里,竟是存的她被人调教时照片和视频,而且回到客厅后发现我正在看她被人操的视频,史姐自然是脸顿时红到了耳根显得非常尴尬。

  还好我及时反应了过来,赶紧关了刚开了一小会的视频,假装得像是没发生这件事似的,接上了史姐原来那台老电脑主机的电源,连上了新电脑的液晶显示屏,把里面她和女儿去旅游时拍的照片存到了优盘里,把照片转到了新电脑里之后,又删掉了暂存到优盘里的旅游照片,把优盘冲电脑上拔下来递到了史姐手里,同时冲满脸尴尬呆站在一边的史姐挤眼笑了笑。

  好在我也是以调教他们夫妻的方式认识的她们,被我意外发现了这样的照片后,史姐只是短时间陷入了不知所措的尴尬中,等我帮她转完了照片后也就反应了过来。回应性地也冲我笑了笑,依然还是显得很尴尬地说:\\\" 哎,你这个该死的姐夫,咋还存着这些照片呢。这些照片是三四年前拍的,我以为他早就删了呢,没想到他还偷着存着哪,要是没今天你来帮我弄电脑这事,我还真不知道他还留着这些照片呢。\\\"

  我眨着眼睛冲史姐坏笑了下,明知故为地对她问了一句:\\\" 姐,里边那个男的,是我姐夫不!\\\"

  \\\" 你个小坏蛋,瞎打听啥?\\\" 并不是真生气地瞪了我一眼,史姐随后对我解释说:\\\" 里边那个男的,不是你姐夫,是我以前的S,也算是我和你姐夫共同的S吧,不过现在我们和他早就不联系了,还是我跟你姐夫在吉林时候认识的来着。咱俩我网上聊的时候我跟你说过了,我应该是天生就有M倾向,所以跟你姐夫做爱时候,很早就跟让你姐夫调过我,再后来岁数越来越大了,也就越来越喜欢这个了。你姐夫岁数也大了玩不动了,也就默许我去外边找个被的S玩,我就这么认识的里边这个S,再后来经过他从中间动员,我跟你姐夫也就一块跟他玩了。\\\"

  史姐说完把那个优盘又递回给我说:\\\" 你赶紧这里边的那些东西,全都帮姐给它删了。幸好今天是让你给看见了,这要是让别人给看见了,我跟你姐夫可就丢大人啦。\\\"

  只看到了优盘里可能有着几百张照片的一小部分,以及好几个段视频其中一段的不到一分钟,我当然是想着最好都能看看再删了,但在这种情况之下自然也没法看了,只好按史姐的要求把优盘里的照片和视频都给删了。不过因为这件我和史姐都没想到的意外事情,我想操史姐的企图也就等于被间接挑明了,于是随后和她一起坐到沙发上聊起天后,我也就趁机对史姐愈发放肆了起来。因为之前被人调教的照片和视频被我给看到了,史姐对我的方式也就给予了默认,而当我放肆到把手伸到她的裤子里后,史姐骨子里确实有的M倾向被激发了出来,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逐渐兴奋了起来,也就因这起意外默许了让我操了她的事情。

  通过之前的网络调教和聊天我也了解到,史姐在被调教时喜欢被粗暴些地对待,因此见她默许了我对她的调教后,我便是按照我觉得刺激的方式,结合已了解到了她的SM上的喜好特点,以比较粗暴而且很严厉的姿态,在史姐的家里开始了对她的现实调教。


  以我和她谁都没想到的意外情况,认可我对她的现实里调教,骨子里却有着很强M倾向的史姐,也就在我面前完全进入了奴的姿态。开始让我调教起了她之后,史姐以奴的口气对我恳请道:「好兄弟,你真想在姐家里调姐的话,去我跟你姐夫住的屋里调姐吧!我跟你姐夫租的这个房子,虽然是在二楼,但下面那层是车库不是住家,实际二楼相当于是一楼,大白天的在家里头玩SM,在客厅没准会让外边看到的。」

  我是以帮史姐按接电脑的理由来的她家,因她原来的电脑摆在了客厅,来了她家后一直呆在了客厅里。开始是忙着更换电脑的CPU和显卡,紧跟着又意外看到了存在优盘里的那些照片,还没顾得上打量她家里的具体格局,听史姐这么一说扫了一眼这才注意到,史姐一家租住的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,面积很大少说也有一百五十平。我又较为仔细地看了看发现到,史姐一家租住的实际应是两室一厅的房子,除了房子里侧房门正对着两间南北卧室,另间屋子实际是把南北贯通的客厅的南半部分,用一面带推拉门的磨花玻璃墙,从客厅中间隔开成的一间屋子。

  刚才史姐把那台旧电脑的显示屏送去阳台时,拉开了客厅南半部分被隔出来的这间屋子的推拉门,我顺打开的推拉门往对面的屋里看了一眼,发现专门隔出来这间屋子的面积很大,里面的布置得竟然更像是一间教室。屋内左边墙边紧挨着放着十几张单人的课桌,另面墙边还放着几十张小孩坐的那种比较小的课桌椅,正对门的窗户前放着张两侧带支架的白黑板,在白黑板的左侧放着一台立式空调,左侧放着放着一台冰箱和一台饮水机。不过这间布置得像教室的屋子里面很杂乱,紧挨着摆在一起的课桌上,堆放了冬天穿的衣服和摞得很高的一摞被子,地板上还堆放着好几堆其他的杂物,其中还包括了一编织袋喝空了的饮料瓶。

  能有了现实调教史姐的机会,还能是在她的家里调教她,已经是让我觉得足够刺激了。现在发现史姐家里竟还有间当成了教室的屋子,能在教室里调教她这个熟女老师,自然是让我觉得会更加得刺激。同时她家把客厅的北半部分隔成的这间屋子,北面窗户的外面是封闭的阳台,窗户的前面还放着一面白黑板,挡住了从外面看进来的视线比较得严实。因此意外发现了史姐家还有这么间屋子,我马上想到了要在这间像教室的屋子里调教她。

  见我迈步走进了把客厅南半部分个隔开成的这间屋子,看出来我是想在这间像教室的屋子里,调教凌辱她这个熟女老师,史姐也只好跟着我走了进来,并回手拉上了后面的推拉门。怕被人从外面看到,等我坐到了一张对我来说显得很小的课桌椅上,史姐躲在那面白黑板的后面跪在了我面前。

  知道史姐在调教中喜欢被粗暴严厉地对待,见史姐没等我命令便主动跪在了我面前,我先是一上就狠狠抽了她几个耳光,随后又粗暴地解开她上身的衣服,推上去胸罩暴露出她的两只奶子,揪着她的奶头很严厉训斥道:「你个骚货,既然接受让主人调教你了,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主人的贱奴了。主人还不知道你这个贱货叫啥呢,先告诉主人你的名字。」

  「哎呀,疼死啦,主子轻点,奶头都让你揪掉了啦!」被我打耳光打得连声惨叫着,又被捏奶头捏得呲牙咧嘴,史姐挨了我重重的几记耳光后,却是在我面前变得更加顺服了。「回主子,我的名字叫史丽萍,从现在开始,史丽萍记住了,以后就是主子的贱奴啦,主子要求我做什么,史丽萍都会照做的。谢谢主子来骚货家里调我,请主子开始调教我个贱货吧。」

  我此时的鸡巴早已硬如铁棒了,史姐已经完全进入到了被调教的状态里,我便命令跪在我面前的史姐拉开我裤子的拉链,掏出我的鸡巴为我口交了起来。进入到了被调教状态的史姐可谓下贱到了极点,先用舌尖把我的鸡巴从头到尾舔了一遍,又主动把我的鸡巴整个吞进嘴里做了几次深喉,最后用嘴唇裹住龟头用舌尖顶住尿道口,很蛮力认真地吸裹起了我的鸡巴,把我想操她的冲动挑逗得更强烈了。

  认真投入地给我口交了一会,感觉我呼吸越来越粗重想要拿她发泄了,史姐弯着腰站起来在我面前开始脱起了衣服,看出来我对这间屋子内的布置觉得有些奇怪,脱着衣服时没等我问主动对我解释道:「主子,您知道史丽萍是个教小学生的老师,为了寒暑假时候开个托管班额外挣点钱,所以专门租了有这么个大屋的房子,把客厅这一半隔出来弄成了间教室。现在暑假过完了孩子们开学了,骚货史丽萍的托管班不开了,就让骚货暂时把这给当库房用啦!屋里太乱了请主子别生气,今天主子就将就下吧,等主子下次再来贱货家里调贱货的时候,如果主子喜欢在这间屋里调我,贱货会把这里给主子收拾利索的。」

  史姐说话间已经脱光了身上的衣服,依然是躲在白黑板的后面弯着腰站着,转过身去背对着我用两只手掰开了两片雪白的屁股,暴露出来屁眼扭过脸对我说:「主子,史丽萍已经让人操了二十多年了,还生过孩子了,逼已经不紧了,主子以前在网上调我的时候,经常说要您的大鸡巴操我的屁眼,贱货也知道主人肯定是更喜欢操我的屁眼,贱货就今天就用屁眼来伺候主子吧。不过主子您的鸡巴太粗了,比贱货老公的鸡巴粗了很多,所以请主子操贱货屁眼的时候,操得轻一点,要不贱货会受不了的。」

  意外发现史姐里有间为开托管班布设成的教室,而史姐又确实就是一个老师,我自然是想在她家里作为教室的这间屋子里,让史姐以熟女教师的姿态来操她,因此在她的屁股上狠狠拍了下命令道:「史丽萍,先去你住的卧室里,打扮得骚点性感点,再回来这里让主人操你的屁眼,一定要穿上丝袜再穿上双高跟鞋,还有把你那副眼镜也戴上。对了,把以前主人在网上调你时,用过的那些工具也拿来。」

  怕被人从外面看到,史姐听完是弯着腰走了出去,十多分钟后还是弯着腰走了回来。身上穿上了件吊带丝袜的黑色情趣内衣,脚上穿了一双细尖的黑色高跟鞋,按我的要求戴上了度数并不高的近视镜,手里还拎回来了一个白色的塑料袋。把装着SM工具的塑料袋递给了我,史姐回来后又恭恭敬敬地跪在了我面前。我打开塑料袋看了一下,见里面装的工具并不多,只有一个电动假鸡巴和几个带细金属链的乳头夹,另外还有一盒已用了一半的避孕套,应该史姐是用假鸡巴插下边的时候,为了卫生会在假鸡巴上套上避孕套。

  之前在网上聊天时,史姐跟我说过她很喜欢捆绑,被绑起来操时会特别得兴奋。在屋子里用目光搜找了下,注意到堆在地板上的一堆杂物里,有一捆淡绿色的军用背包带,于是便想到了用背包带把史姐绑起来操。想到把史姐绑起来操才会让她更兴奋,又在屋里找到了可以用来绑她的工具,我马上便付诸了行动,走过去拿来那捆背包带动手绑起了她。

  「坏死你了都!这捆子背包带,还是我弟弟的呢,是他以前当兵复原的时候,从部队上带回来的着。我弟弟家是农村的,他家有地去年自己种了点棉花,去年过年的时候,我弟弟来我家,给我和你姐夫送来几条纯棉花做的棉被,还有两个纯棉花做的床铺垫子,这些背包带是他为了捆棉被带过来的,没想到让你个坏蛋用这上边了。」

  见我站起身拿过来背包先捆起了她,史姐故作无奈地埋怨了我几句,随后还是很顺从地配合我捆绑起了她,并在我开始绑的同时提醒着我说:「主子,你不用费事绑什么花样,把我的手绑在后边,再在我脖子上绑一道就行了。史丽萍喜欢挨操的时候,被绑上手让人牵着脖子操。」

  让史姐向后举着两只胳膊跪趴在了地板上,我抖开了捆在一起的军用背包带,发现这捆背包带实际有十多条,长的大概都有五米长,短的有两三米长。先用一条较长的背包带,从中间贴着史姐的后脖颈,麻花型捆住了她的两只胳膊,然后将两头对折捆住了她的两只手腕。随后拿起一条较短的背包带,当做狗链套在史姐的脖子上。最后我又拿起了一条背包带,挽成三股暂时放在旁边的椅子上,准备作为随时抽打史姐的鞭子。军用的背包带是扁平形状的,同时是软帆布做的比较的软和,我随手找到的十多条背包带,用在玩SM工具上还真就非常得适合。

  骨子里有着很强烈的M倾向,又是对被绑起来操觉得最为兴奋,我快速地绑完了史姐后摸了摸她的下身,发现她逼里分泌出的骚水都已淌了出来。因为之前没有给史姐的屁眼做灌肠类的清洗,准备直接便操她屁眼的时候,我拿出塑料袋里的那半盒避孕套,撕开了一个戴在鸡巴上。一只手抓住史姐被捆起来的两只手,另只手牵着套在她脖子上的那条背包带,我命令史姐叉开腿站在了白黑板的后面,随后站在她身后把鸡巴顶在她的屁眼口。

  准备把鸡巴直接操进她屁眼前,我暂时松开了抓着她绑到后边手腕的手,拿过挽成三股放在旁边的椅子上的那条背包带,在史姐的屁股上狠狠抽了几下说:「史丽萍,你个骚货老师,现在告诉你的学生们,他们的老师要开始做什么啦?」



  【完】